默勒信息门户网 > 娱乐 > 合胜官方|吕布的第一次——不是貂蝉

合胜官方|吕布的第一次——不是貂蝉

2020-01-11 18:43:00 来源:默勒信息门户网

合胜官方|吕布的第一次——不是貂蝉

合胜官方,作者|杂了咕咚

周五专栏——【三国志被忽略的八卦52】

《三国志之吕布系列》将还原三国史实,不仅讲述一个真实的吕布,还会说明当时的社会背景。敬请关注。

董卓进入汉朝中央, 用三天的时间做了很多人三十年也做不到的事情。他杀丁原收服吕布及并州之军,强势赶走了反对派更换了天子。董卓按照自己的意愿给汉朝重新洗了牌。

董卓更换天子以后,自己也更换了岗位,从司空转任太尉,兼领前将军事,同时又往怀里揣了一堆诸如加节、赐斧钺、虎贲等法宝给自己加持。太尉是三公中主管军事的职位,有了太尉衔,董卓就具备了名正言顺调动全国军队的权利。一切军政安排妥当以后,董卓开始布局人事。

虽然董卓入京以来所向披靡,但董卓也明白刚柔并济才是管理之道,已经占上风了,就没必要一味打压他人了。听说过“打一巴掌揉三揉”吧?打不死你揉死你。

董卓开始施展柔术,来稳定人心。

董氏柔术第一式:让名士重臣为自己站台。董卓把自己的司空之位,给了也是四世三公背景的杨彪。把司徒之位给了党人领袖黄琬(他曾被剥夺政治权利二十年)。另外,他给了袁术一个后将军的官职,跟董卓的前将军就差半级。虽然袁术没有调动军队的实权,但这是对袁家莫大的肯定。不过袁术担心董卓会杀他,逃出洛阳去了南阳。

董卓柔术的第二式:为党人平反。

前文说过,汉末发生了名士官吏被宦官打击的党锢之争。在这段期间,很多官僚知识分子及其子弟被踏上一万只脚,永世不被录用。

董卓也曾旗帜鲜明地反对过宦官势力。这次他更是仿学古人,抬着全套的腰斩铡刀刑具,带着司徒黄宛、司空杨彪一起上朝,以三公联名向汉献帝上表,要求为党人平反昭雪落实政策,恢复其岗位及爵位,并重用他们的子弟,刘协附议。(《后汉书》乃与司徒黄琬、司空杨彪,俱带鈇锧诣阙上书,追理陈蕃、窦武及诸党人”)

有了政策先行,又有了杨彪、黄宛这些执行者,朝廷的运转就可以按部就班地进行了。在董卓(和袁隗)的属意下,朝廷启用了很多名士官吏被安排在重要的岗位。

除了前面提及的那些人之外,还有几个栗子可以举一举。

担任太常的是马日磾,最后这个字念(dī),但这个名字里并不读:“马日的”。太像骂人了,不过细想下这个发音也讲理,他姓马,他生下来,可不是马日的吗?虽然很科学,但真不是这么念,正确的应该念成:mǎ mì dī。倒也讲理,妈咪的。

都说马腾是马援之后,其实这点并没有强大的证据(在《三国志之西凉风云系列》里有论述),只是有可能而已,概率在1%。但马日磾确实是马援之后,根据《后汉书》里的记载。马日磾是马援侄孙马融的族孙,是汉末的经学大家。

太常是九卿之一,负责皇家的祭祀以及婚丧嫁娶等事务,还兼管经学教育培养人才,医药卫生等等。感觉太常就是个专职妈妈,管的真多。

董卓还任命河南尹王允担任太仆。王允曾因得罪宦官入牢,出狱后隐姓埋名。后因灵帝驾崩,王允才以布衣的身份入京拜祭先帝。当时,何进为了除灭宦官,把王允找来密谋,并担任从事中郎,后来为了外连方便,让王允转任了河南尹。这是京城下属的行政区区长,属于郡级的京官儿。此次董卓将王允调入了中央。

太仆也是九卿之一。负责皇家的交通,朝廷的农业畜牧纺织业,还负责军工武器的制造。

董卓任命自己老战友荡寇将军周慎的儿子周毖为吏部尚书,任命名士许靖为尚书郎。

这些人还真没辜负董卓为党人平反昭雪的决心。他们协作分工浑水摸鱼地趁机外放了一批反对董卓的人,去各州郡当一把手,其中有兖州刺史刘岱、陈留太守张邈、冀州牧韩馥、豫州刺史孔伷等等,这些人后来成为讨伐董卓的诸侯。

客观地说,董卓为名士官吏平反的举措对迅速回复汉朝正常运作,起到了积极作用。但由于宣传脸谱化,此事并没有被后世广泛传播。而且普通老百姓对这些官吏任用的变化,也是没所谓的。张三当官,老百姓受罪,李四当官,老百姓也受罪,换谁都一样。不如更换天子来的劲爆,还可以吐槽。

现在看,当初董卓没杀卢植、放走袁绍也是他从看重名士的角度出发的,这符合董卓的思维轨迹。从这方面说,董卓并非仅是屠夫暴君,他也有客观理智的一面。不过,他肯定没想到,他的柔术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。

经过董卓一系列的举措,朝庭表面上似乎有了安稳态势,但实际上已经像刚刚被强暴过的女人,从内心到衣着,都是那样的凌乱不堪。

此后不到半年的时间,董卓对上弑君迁都,破坏纲常大逆不道。对下执行苛刑贬币之举,导致全国上下群情激愤。不仅出现了十一路诸侯起兵讨伐的事情,就连被招安的山贼、布衣百姓也纷纷组织军队讨伐董卓。董卓不但改变了汉朝上层建筑,还给了大汉天下一个人人皆兵的理由。汉朝自此大乱,走向了军阀混战的时期。

咱们这个系列以吕布为主角(从哪儿看出来的?),之所以花笔墨介绍前面这些背景,是为了让朋友们了解吕布成长的社会氛围,每个人的思维方式与环境密不可分,时代造就个人。吕布正是随着时代的动荡,站到了历史舞台上。

吕布总给人反复无常的印象。咕咚到是觉得其实他很简单,因为他武功一流,如项羽般不知道畏惧,他无需谋定而后动,他有资格做一个很直接的人,想要什么他就去拿,自助餐最爽。费啥心思设计?能抢就抢,不能抢就算。这个世界本来就是留给有天赋的人挥霍的。

吕布有自己的价值观。大义上忠于汉朝,小义上忠于自己。在吕布眼里,世上没有任何一个单独的个体,值得他忠心,因为他们不配。其实吕布一直没变,反复无常的不过是混乱不堪的汉朝。当吕布感到汉朝死了的时候,他就忠于他自己。

在董卓掌管汉朝将近三年的时间里,吕布的事迹很少。出现的时候,大部分是在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,比如盗墓。

为了迁都等各方面的财力问题,也是为了不辜负汉朝掘墓人的称号,董卓为朝廷开辟了新的支柱产业:国家盗墓。

之前有人也盗过墓,但不是为了报仇雪恨,就是为了瞧个人体结构的新鲜,并非为了发财。东汉之初的赤眉军倒是为宝盗墓,但那是民间组织,不像董家军这么光明正大气宇轩昂。

据说盗墓行业自立的鼻祖是伍子胥或者曹操,建议改成董卓。虽然董卓不如前俩位那么能说得出口,但盗墓工作是不需要说出口的地下工作,所以董卓绝对能担任盗墓行业的形象大屎。咕咚的这个建议是墙裂的哈,墙不裂没法盗墓。

吕布带着盗墓董家军,盗遍了汉家陵墓。他们东挖挖西挖挖,挖了东汉挖西汉。挖遍皇帝大臣的墓,挖遍长安洛阳的墓。那气势,绝对挖出了别人的祖宗十九代。让人觉得董卓迁都长安,逃避诸侯讨伐仅仅是个借口,满足他“冥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”的盗墓爱好才是董卓的真实目的。(《后汉书》又使吕布发诸帝陵及公卿已下冢墓,收其珍宝)

除了主业盗墓之外,作为董卓身边的保镖,吕布也参加过前线战斗。是攻击孙坚的战役。

历史上,讨董联军的诸侯只跟董卓打过一仗。讨董初期,何进的佐官王匡在黄河边的河阳津渡口,跟董家军交战,结果被董家军抄后路包围打败,几乎全军覆没。其他诸侯根本没和董卓交过手。

倒是当时还不是诸侯的曹操和孙坚分别跟西凉军打过几仗。曹操打败险些丧命。而孙坚跟董卓交战的次数最多,互有胜负。

吕布参与了西凉军与孙坚的第三次交战:阳人城之战。

董卓非常重视并佩服孙坚,他派出了嫡系胡轸做大都护为统帅,同时派出了吕布做骑兵旅旅长,以及一大批将校都督。这种配置应该是后汉时期的最强配置了。

在汉末最强的兵将就是西凉军和并州军,所谓“凉、并强兵”。而他们都成了董卓的手下,所以董家军有全国最强的战斗力。但董卓忽略了一点:不同地区的利益博弈。他的嫡系是凉州军团,而吕布是并州军团的领袖。在没有协调好彼此关系之前在一起工作,如同一山上的二虎(异性除外)。

胡轸是西凉军团里最能打的将军之一,但他性格比较急躁简单,他对谁不满就会挂在嘴边儿。出兵之前,胡轸看到军容不整纪律散漫的队伍,借题发挥地吼道:“这次行动,不杀一个青绶,就成不了一支军纪严明的队伍!

胡轸

“青绶”:简单说,就是高级官员。根据《汉书》对官吏等级的记述,官员绶带的颜色不同级别不同。最高是紫绶,三公及以上的人配备。向下依次是青绶、黑绶、黄绶。(《英雄记》:轸字文才,性急,预宣言曰::“今此行也,要当斩一青绶,乃整齐耳。”)

此时的吕布已被董卓晋升为中郎将。“中郎将,秩比二千石。” “凡吏秩比二千石以上,皆银印青绶。” 正是青绶。

所以胡轸的话是在挑衅吕布,他从心里对吕布不满:京城是老子们带着兵占领的,你个剑客轻侠之流,杀主求荣从丁原投靠我们,竟然一步登天,得到了我主董卓的重用,抢了我们凉州军嫡系的风头。还特么认了干爹!我勒个去!看我不找机会对你来个杀鸡给猴看,以儆效尤!

但吕布不愿意做“鸡”,有干爹的就不算是做鸡。即使做鸡也要做战斗鸡。他暗中联络对胡轸不满的同僚。

从大家对胡轸战前说的那些话的反应看,对胡轸不满的不止吕布一位。这些人是谁没有记录,也许是并州集团的人,也许是西凉军的其他青绶中郎将(董卓进京后派发了不少中郎将红包)。

胡轸带着部队到了离阳人城还有几十里路的广成县,此时天色已晚,兵马都极度疲劳,估计不少人站着就睡着了。按照董卓在出发前的战术部署,军队要驻扎在广成,养精蓄锐厉兵秣马。后半夜再迅速进兵,天将破晓时攻城,突袭于敌人睡梦中。这是很科学的,因为人在凌晨三到五点(寅时)的时段最困,估计董卓是医学本科毕业的。(《三国志》又本受卓节度宿广成,秣马饮食,以夜进兵,投晓攻城。)

但大家都不希望胡轸打赢。吕布对正准备安营的胡轸说:“大都护,看来咱们这次要白跑了。”立功心切的胡轸不解地看着吕布。吕布接着说:“根据可靠情报,阳人城的敌人,听说您的威名,已经开始纷纷出逃了。”旁边的都督甲插了句:“好啊,看来他们无心恋战了。”

都督乙兴奋地说:“哎呀,这可是咱们的好机会啊!”

吕布说:“咱们应该以闪电之势冲过去,否则就失去战机了。”胡轸心动了:“可董相国---您的父亲---对咱们的行动部署有安排啊。”吕布:“将在外,军令有所不受哈。父亲他老人家写命令的时候,一定不知道前线的变化。命令是死的,您是活的啊。” 都督甲在一旁说:“对,活的,活的。” 都督乙急不可待地说:“别让他们都跑了,咱就抢不到人头当战功的凭据了!”

听了大家的忽悠,胡轸终于下定决心,拉上正在站着睡觉的人马,急行军到阳人城下。但孙坚的守备非常严密,胡轸根本找不到偷袭成功的可能。饥渴难耐的军队,像泄了气的皮球,瘫在地上不动了。

胡轸还想让大家修筑防御堑壕,但没人有力气执行,连躺在地上的马都懒的甩尾巴轰走屁股上的苍蝇。再加上天黑又不能使用火把,胡轸也就只好原地休息,加强戒备了。

军士们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解甲卸鞍,打算躺地上好好睡一觉的时候,突然传出一个可怕的消息:“敌军出城偷袭来了!”

这不抵是一个炸雷!大家可都是在没有任何防御工事的情况下歇息的,藏在内心的不安全感被这个消息瞬间放大点爆,人人心中腾起了蘑菇云。没有任何人指挥,但大家似乎都同时听到一个命令:“跑!玩儿命地跑!”

胡轸的兵马像决堤的潮水一般,汹涌而乱七八糟地逃离。

“城外的人想进来,城里的要出去。”敌军的踩踏事件惊动了城里的孙坚,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带着能带上的骑兵率先冲到城外敌军之中,砍瓜切菜般地收割着,顺势斩首敌方都督一枚,然后收拾各种战利品打包回城。

胡轸带着或者说跟着军队退出十几里地才停下,结果并没有追来的敌军。但大家也不敢回去了,等到天亮才又来到阳人城下。孙坚早已加固城墙,深挖堑壕,有备而待了。胡轸只好无功而返。

这一仗,孙坚跟吕布联手赢了西凉军。

那个传假消息的妄人自然是吕布一伙儿。那位倒霉的西凉都督名叫华雄,希望他跟吕布不是一伙儿的,否则肠子的灵魂都要悔青了。(《三国志》释甲休息,而布又宣言相惊,云“城中贼出来”。。。。坚复相收兵,合战於阳人,大破卓军,枭其都督华雄等。)

本文系时拾史事原创独家,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搬运

上一期:董卓进京72小时之收吕布换天子

搜索微信号:historytalking 关注

想看轻松有趣的历史?

想了解正史中的八卦事?

想知道历史中的各种稀奇古怪?

时拾史事读者群号 30428330投稿请发historytalking@outlook.com(有偿)

我们做了自己的文创商店,是从我们发现的一些有岁月感的东西中选出来的,是我们想安利给你的,点击阅读原文看看不

山西十一选五投注

上一篇:吉药控股蛇吞象收购修正药业 修涞贵涉超百起诉讼
下一篇:新中国70年:为千年伟业奠基